端木檬

唯爱韩叶

孽【三】

新手上路,请多包涵
人类法师攻x龙族剑士受

愿各位食用愉快,谢谢

“来,凯多,我给你修修头发。”卡尔抖了抖手中的白布,“是长一点还是短一点?”“短一点吧,天开始热了。”凯多乖乖地坐在卡尔面前,“今天真的好热,龙形的时候都没有感觉。”“龙族很强大,但没有什么是完美的,龙族的繁衍能力太弱以及龙族那悠长而寂寞的生命。”卡尔剪下一缕棕色的发丝,落在环绕在凯多身上的白布上,“所以,真正完美的,是不存在的。”“就像你给我剪的头发,像被小达拉家的狗啃了一样。”凯多抖了抖白布,薄薄的碎发从白布上掉落到地板上,“幸好我头发长得快。”“你还说上我了,来来来,你去苏莱那个奸商那,剪个头发三金币,你在我这不要钱的。”卡尔敲落粘在剪刀上的发丝,“唉,当年的小傻龙长大了啊,不听话了。”“谁不听话了,我这么乖。”凯多鼓起脸,像金鱼一样,“卡尔快剪,好痒。”“乖,忍一忍,马上就好。”卡尔再一次敲落粘在剪刀上的发丝,“一会儿去洗个澡吧。”“你陪我。”“行,把你身上弄干净。”卡尔掸掉凯多颈间的碎发,“其实我手艺不错。”凯多解开系在颈间的白布,将上面的头发抖到地上,站起身做了几个伸展,有些哀怨地看向卡尔:“好痒,你说怎么办?”“怎么办?你说呢?”卡尔拍了拍凯多宽厚的脊背,“去洗澡去。”说罢便推着凯多走了出去。
地板上那些杂乱的头发在两人离开后猛然地燃烧起来,黑焰轻轻地跳动着,不一会儿什么也没留下,而那本同为易燃物的木地板却毫无损伤。


“唔,舒服。”凯多半靠着池壁,强健的身躯自然地舒展着,被水中升起的白雾遮挡得时隐时现。卡尔坐在凯多身边的岸上,双脚浸没在有些微烫的水中,手中捧着之前未看完的古典,金色的长发整齐地披在身后,常年掩在长袍下的皮肤显得有些过于白皙,线条不亚于凯多的身体同样在白雾中时隐时现。
这个温泉池是凯多偶然发现的,在一片毫不起眼的山谷中,因为不起眼所以它没有受到破坏。被凯多发现后,卡尔也没有过多地改变它,只是将池边稍稍地修正了一下,毕竟这里不仅仅有他们。
“卡尔,下来呗,很舒服的。”凯多靠在卡尔的大腿上,“在家看书,出来也看书,没了书是不是就不活了啊。”“当然,没了书我会像失去水的鱼。书曾在我孤独时给予了我陪伴,因此我不能没有书。”卡尔抚摸着凯多的头,感受着那短发带来的微微的刺痛感,“没了书我会活不下去,但是没了你,我会不想活着。”凯多抬起头,琥珀色的眼睛里反射出卡尔严肃的面孔。卡尔放下古典,捧起凯多的脸,一边轻抚着他的脸一边轻轻地说:“所以啊,你是我最重要的,最在乎的。请一定要好好的,可以吗?”凯多的胳膊从水中伸出,扣住了卡尔的头,用实际行动回复了卡尔,并且表达了他最真挚、最炽热的感情。

孽【二】

新手上路,请多包涵
人类法师攻x龙族剑士受

“卡尔啊,陪我玩吧。”龙形的凯多仰卧在木地板上,琥珀色的眼睛盯着正捧着一本厚厚的古典的卡尔。卡尔抬起头,看了看这条黑中透棕的巨龙,又低下头:“我再看一章就陪你玩,好吗?”“一章是多页?”凯多翻了个身,伸了伸刚刚被压在身下而有些发麻的翅膀,“超过三十页就不行。”卡尔翻了翻手中的古典,抬头:“哎呀,真是抱歉,正正好好三十二页。”“我等了一上午。”凯多敲了敲地板,“你赔我的时间。”“你等了一上午,就等不了这一会儿吗?”“等不了,陪我,陪我,陪我……”“好好好,我错了,冷静。”卡尔站起身,理了理有些褶皱的长袍,“走吧,长不大的。”“谁长不大了,我成年了。”凯多向外走去,“我这只是让你休息而已,你看了太久了。”“谢谢关心啊,殿下。”卡尔轻笑一声,“是我误解了啊。”“当然。”凯多甩甩头。幸好龙鳞厚啊,应该没有被发现吧?凯多撇了撇嘴,想玩怎么可能让你发现,哼。“'凯多,你很慢啊。”“来了来了。”


“中午了,起来吧。”卡尔揉了揉凯多的大龙头,“谁说要跟我一起去小镇逛的?”“卡尔,再让我睡一会儿,就一会儿。”凯多翻了个身,长长的龙尾缠绕在卡尔的腿上。“起来。”卡尔抓住凯多的两只角,剧烈地摇动了几下,“不起我自己去了啊。”“呜,你个混蛋。”爪子拍开了卡尔的手,“你这样对待龙族,是要被惩罚的。”“没事,反正已经虐完了,身心愉悦。”卡尔笑着抱住凯多的大头,“别不高兴,是你自己说让我叫你的。”“哼!”凯多琥珀色的眼睛转了转,“行,原谅你,但是……”“给你买苹果派,我知道了。”卡尔打断了凯多,“起来吧,我给你拿衣服。”凯多化为人形,赤裸的身躯上在靠近心口的地方有一条黑色的龙纹,精壮的身体缓缓张开,每块肌肉都展现着强大的爆发力。

“自己起不来还怪我,你这龙啊。”卡尔帮凯多穿上衣服,“挺好看的,以后就找这个裁缝做衣服了。”“啊~我这龙多好,不打架不乱跑,天天帮你干家务,吃得还不多。”“吃得不多?你确定?”卡尔敲了敲凯多的头。“唔,我错了。”凯多揉了揉被敲的地方,“头发有点长了。”“过几天我帮你修修。”卡尔帮凯多理了理领子,“好了,走吧我的殿下。”说罢牵起凯多的大手,向屋外的阳光中走去。凯多紧了紧手中那温暖而又修长的属于另一个人的手,笑了笑:“今天的天,很蓝啊”“是啊,今天很好啊。”

孽【一】

新手上路,多包涵
切记不要逆CP
两位主角的性格我自己都不知道,各位自己看吧
人类法师攻x龙族剑士受


“凯多,我有没有说过,金币不要放床上。”人类笑眯眯地看向正在往客厅缓慢移动的某头龙。凯多感受到目光,放下抬起的脚,僵硬地回头,庞大的龙头上露出一个有些狰狞的笑容,它张了张嘴竟说出了人类的语言:“那个……卡尔,你要知道,龙喜欢在自己的宝藏上睡觉的……”“哦,这样啊。”卡尔拿起那几枚金币,“那你今天晚上就去仓库,好好跟你的宝藏快乐吧。”巨龙庞大的身躯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开始慢慢缩小,化作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三四岁的身材强壮的青年,他以闪电般的速度冲到卡尔面前,然后飞快蹲下,强壮的双臂环住了卡尔的腿。“我知道错了,请原谅我,别让我去那个邪恶的仓库。”说完抬起头可怜巴巴地看向那个强忍笑意的男人。“我多了一只狗。”卡尔揉了揉凯多棕色的短发,“你把我的龙藏哪了?”“不要贬低我!我是龙族!万兽之主的龙族!”“好,我知道了尊敬的殿下。我呢,要去山下的小镇一趟,要一起吗?”“当然。”卡尔弯下腰,看似瘦弱的双臂将凯多抱起,没有一丝颤抖,十分平稳地向外走去。“你又重了,最近吃得太好了。”“你管我,我想吃啥吃啥,我一会儿要吃苹果派。”“好。”卡尔微笑着。
安静的房间中,只留下那几枚放在桌上的金币,反射着窗外明媚的阳光。


“卡尔,我又饿了。”仰卧在床上的凯多轻轻拉了拉端坐在床边的卡尔的衣袖,“最近好容易饿啊。”“殿下啊,要养不起你了。”卡尔挽起垂到耳边的金发,“都是成年期的龙了,怎么这么能吃。”凯多爬起身,抱住卡尔,大头在他的颈间蹭了蹭,柔软的棕发让卡尔感受到丝丝痒意。“好了,我的殿下,想吃什么。”“苹果派,谢谢”凯多趴在卡尔的左肩上,“要赛姆大叔做的,他的苹果派好吃。”“好,但我要报酬。”卡尔揉了揉凯多毛绒绒的大脑袋。“你要什么?”“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唔!”“好了,已经收到了。”卡尔伸出舌尖,轻舔过上唇“谢谢款待。”“你!”凯多将自己埋在枕头下,“这样对待龙族要受惩罚的!”“已经有惩罚了,给你买苹果派。”卡尔笑着抱住凯多。



前期会是一些小日常,后期会有剧情,各位不要嫌弃,感谢

锲子
山脚下的小镇流传着一个说法,“这座山上有头龙。”居民的口气中透露着毋庸置疑。但曾多次有人前去寻找,想证实这个传言,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多次的无果让外界失望了,原本强烈的兴趣被磨灭了。

即使如此,依然有人从各地赶来,不死心地寻找。小镇也因为这些痴迷者开始发展,那个传言依然在大陆上散播着,但还有多少人信,就不清楚了。

其实啊,这座山上确实有头龙,还是只有皇室血统的龙。他之所以没有被找到,是因为他的身边有一个人类,一个不知道岁数的人类。这个人类运用自己的能力,一次次的让真相躲藏在阴影下,努力让外界放弃寻找。因为他知道,如果被发现,龙会有怎样的下场,所以他要守住这一切,属于他与他的一切。



开坑了,新手上路,不好的地方请多多包涵,感谢。

清风拂过,浮云相伴

天是湛蓝的,偶然有几丝清风拂过,严云祥躺在这片草地唯一的树下,草帽盖在他的脸上,下面传出他有规律的呼吸声。树上的叶子沙沙做响,程思维坐在树杈上看着远处连绵不断的山,不一会儿便爬下树,轻轻地躺在严云祥身边。“下来了啊。”严云祥有些慵懒的声音像那柔柔的清风一般回荡在程思维耳边。“是啊,时候不早了,回去吧。”程思维拿起严云祥脸上的草帽,“回去刚好赶上饭点。”严云祥揉了揉眼睛,坐起身来:“走吧。”
山脚边已飘起一条条的炊烟,程思维背着再一次睡着的严云祥走在树林间,夕阳的光透过树叶照射到地面上,鸟雀的叫声在树林深处传来,与轻轻的脚步声汇成一首悦耳的歌。“思维……”背后的人轻轻地说,程思维转过头,然而那人依然熟睡着,金色的阳光洒在他白皙的脸上,让程思维感觉自己背的是一个落在人间的天使,不由的紧了紧手上的力道。“思维……我……喜欢你……”严云祥的声音越来越小,但是最后三个字还是被程思维捕捉到了,程思维的脚步顿了顿,淡淡的微笑浮在了脸上,“傻瓜,我也喜欢你。”程思维轻轻地说。
“出来一下吧,我有话对你说。”“你要干什么啊?我不想出去了。”严云祥趴在餐桌上,“而且这么晚了,不出去了。”“不行,走!”程思维拽起严云祥向外走去,“你必须跟我走,这个事必须要跟你讲清楚。”说罢便跑了起来,严云祥被强行拉着一起跑。跑过了溪流,跑过了树林,跑过了山丘,直到熟悉的大树出现时,他们才停了下来。程思维转过身,看着因为奔跑而满脸潮红的严云祥:“到这就可以了。”“你要干什么啊?非要到这。”“做一个决定,一个重大的决定。”“你……”严云祥看着眼前的人,银色的月光洒在他的身上,而这个人的眼中仿佛和天上的星空一般。“祥,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程思维单膝跪地,拉起严云祥的手轻轻一吻,“我,程思维,愿成为你忠实的骑士,陪伴你一生,守护你一生,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是你结实的后盾。严云祥,你愿意成为我的王子吗?”“思维……你……”“回答我,我需要答案。”严云祥脸上原本已消失了的红晕再次出现,他低头看着那个人轻轻地说:“我,严云祥,愿意成为你的王子。思维,我愿意成为你男朋友,唔……”严云祥的话被堵回了肚中,他被拉入一个强硬但又温暖的怀抱中,程思维轻轻地在怀中人的额头上一吻:“我爱你,我的王子。”严云祥揽住程思维的脖子:“我也爱你,我的骑士。”说罢两唇相触。
清风留住了他的浮云,浮云缠住了他的清风。

无题

蓝如龙
红似虎
沙场相逢
战未休
双人斗
残阳西落
血花洒
伤痕布
仍视前人
蓝枪断
赤戟折
一战相识
双掌握
四目视
残阳依旧

不易

不易不易
有何容易
一人相思
一人离弃
记忆犹新
不忍抛弃
等其归来
永不相离

给叶修的一首诗

你在哪
你在哪
你如风
你似雨
轻轻来
悄悄去
来时我不知
去时我漠视
风般自由
雨般轻柔
你轻轻地笑
在我不知道的地方

给韩文清的一首诗

他是光
你如暗
十年只是弹指间
光照暗
暗遮光
一丝情柔悄然生
出手龙
收手虎
只为一笑解千愁
携手相伴
一如既往